首页 >> 新闻中心

《满江红》词为岳飞所著无疑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24-01-18 16:33  |  浏览次数:670

本文系原创,版权归属精忠门第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满江红》词碑

  “怒发冲冠,凭阑处,萧萧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去年春节期间,由著名导演张艺谋主导的《满江红》电影红遍全国各大影院。此后,民族英雄岳飞所著《满江红》词更唱红大江南北,各地岳王庙更采取以背诵《满江红》词为前提免票参观祭拜岳飞。

  与此同时,笔者也在网上发现有读者对岳飞所著《满江红》词发出微词,质疑《满江红》词非岳飞所作。

  归结起来不乏以下几种观点:

   一、《满江红》词的发现是在明代(是最早见于岳王庙碑刻),因而怀疑此词是明人所作。

       二、有学者认为词中“踏破贺兰山缺”一说有违地理位置,贺兰山在宁夏少数民族地区,岳飞打仗从未到过此处,何来踏破之说。

  三、岳飞之孙岳珂在收录岳飞生前诗词中没有发表过《满江红》词作,存疑此词为后人所作。

  愚以为:《满江红》词在明代流传并刻于碑牌,实为对民族英雄岳飞战绩和英勇气概之颂扬,肯定岳王爷的报国杀敌、收复河山之心切,抒发了岳飞胸中之豪气,矢志捣毁黄龙,杀灭金军之壮志!由于在流传过程中难免有误差,在个别句中有所偏差和不同,亦在所难免如《满江红》词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有个别词碑中却是“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金阙。”考古学者在北京海淀一座古庙中意外发现《满江红》题刻,其中结尾为“朝金阙”,开头更有一个“斗”字。

  此庙名叫晏公祠,从《帝京景物略》一书可知,是由明朝南京守备太监晏宏修建而成,位于今天的海淀四季青街道万安山麓,靠近金山陵园。晏公祠年代久远,虽早于岳庙碑刻,但毕竟仍在明代,且碑刻现存已部分模糊不清,但却不失为一例证。可以肯定的是“朝金阙”一词是早于“朝天阙”的。说明《满江红》词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的过程中出现的被后人误传和修改的痕迹和可能。

  贺兰山位于西北部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是一座蜿蜒绵延的山脉,总长约300公里,最高峯海拔3077米,山峰突兀,峰峦叠嶂,山腰以上常年积雪。它北起内蒙古阿尔山,南至宁夏固原,南麓的西海固地区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沙漠,十分美丽壮观……贺兰山历史悠久,有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历史遗迹。

  另一座贺兰山在河北磁县境内西起新坡,东至车骑关,北山为平缓起伏丘陵,周长仅20华里,距岳飞家乡汤阴县约25公里。建炎三年(1129)岳飞曾六次带领人马过此。

       岳飞在作《满江红》词时,自然提到贺兰山是心有所系,并不能说岳飞曾到过甘肃省内的贺兰山脉,但他的胸臆是指向广阔无亘,气势雄浑的大贺兰山脉的。两座山名相同,诗人在作词时因名而联想是很自然的事。古往今来,诗人采取借喻、联想的手法抒发情操和胸怀比比皆是,我们怎能要求,甚至怀疑作者一定要座实,武断地一概加以否定呢?

  岳飞原著“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中写道:“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与现代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意思是相同的。都表白了岳飞不忘“靖康耻”报仇雪恨,收复国土,直捣黄龙之雄心壮志!

  岳飞平反后,三子岳霖为彻底洗清岳飞冤情,大量采访收集资料,后因身体不好又交给年仅10岁的儿子岳珂,岳珂不负重托,在50岁至55岁期间写下了“金陀粹编”等巨著,并收集大量岳飞奏章、文稿和诗篇,但此时离岳飞殉国已相隔90多年之久矣!时间就如流水,涤浊扬清的同时,也会将一些东西带走或湮没。我们不知道岳珂是否收集到先祖岳飞所著《满江红》词作,但可以想见到即使是有也不一定敢于发表,因为在岳珂50岁时曾因去参加一次由岳珂门生镇江都守韩正伦邀约的正月十五日庆宴时题了一首诗,诗曰:“驾轺老子久婆娑,从听笙歌拥绮罗。十里西凉忆如意,百年南国比流梭。吞声有恨哀蒲柳,纪节无人废蓼莪。寂寞丹心耿梅月,挑灯频问夜如何?”这本是一首怀旧伤时之作,不料却被韩正伦告之于朝,岳珂因此获罪而贬为庶民,放归庐山。直到嘉熙二年(1238)二月才被起用,时年已55岁。可见封建王朝统治高压之残酷!笔者推想:岳珂在收集岳飞生前诗词时即使有“满江红”一词,但有前车之鉴,恐怕也会顾虑到秦桧之孙辈及投降派仍在朝握重权也会暂隐不发,以免再生事端。

  众所周知,岳飞是死于以宋高宗为首、秦桧等卖国贼人之手的,但他心地是十分磊落坦荡的。岳飞从军时,岳母在他背上针刺了“尽忠报国”四个大字。岳飞参军后不久,家乡陷入金军之手,岳母、刘夫人及三个子女(云、雷、安娘)都被陷入敌区。国难家仇,一起涌上心头,在此心境下,岳飞写下一首“满江红”词,赠与和他一起参军时相知相识的战友祝允哲,抒发胸中的“郁结”,表明自己为收复国土之“臣节”,更切齿痛恨金贼之残暴,决心“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之誓言。毫无疑问是真切可信的!

  1986年,浙江省文物工作者在江山县发现了一部《须江郎峰祝氏族谱》,当中记录了一首岳飞所作,题为《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的词。而祝允哲曾与岳飞一起抗金,在岳飞入狱后更是上奏《乞保良将疏》,可见两人关系密切。而这首词全文为: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斗,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相关图片

相关图片

相关图片

  从这里可以看出晏公祠版本的“斗”字应为“南征北斗”,而“朝金阙”是从“踏破金城门阙”演化而来,也就是说,晏公祠版本最符合岳飞原版。

  这首词的发现,足以证明《满江红》词确为岳飞所作无疑!而现在的版本是在流传过程中口口相传有些许变动也是能理解的。     

作者:岳崇文  

注:本文资料来源:

宜兴岳飞思想研究会:贺兰山

今日头条:温哥华的小麦克 微信公众号(晏公祠)

新闻中心